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长江汽车“双资质”护身仍进入破产清算,零跑代工受影响几何?

发布时间:2020-11-27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长江汽车“双资质”护身仍进入破产清算,零跑代工受影响几何?

手握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长江汽车最终也未能挺过这个冬天。

根据近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的破产文书,造车新势力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简称“长江汽车”)被法院裁定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公告显示,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根据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20年8月24日裁定受理长江汽车破产清算一案,并于9月11日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浙江诺力亚律师事务所、宁波科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管理人。长江汽车债权人应于2020年11月11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书面说明债权数额、有无财产担保及是否属于连带债权,并提供相关材料。

11月26日上午,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随后,贝壳财经记者就参会债权人及债权申报具体情况致电长江汽车破产清算管理人时,对方表示暂时无法透露,具体情况可关注企业官方公众号发布的消息;但截至记者发稿时,长江汽车官微未有相关消息发布。此外,记者曾多次致电长江汽车官方电话,但截至发稿前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同日,零跑汽车官方对记者表示,长江汽车和长江乘用车不是一个主体,零跑汽车是跟长江乘用车合作的,所以不会有影响。

长江汽车之前发布的新能源车型。

深陷欠薪风波

根据法院发布的裁定书内容,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调查,截至2020年7月28日,本院另有105件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长江汽车公司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另,本案审查过程中,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材料移送本院进行破产审查,涉及执行案件5件,申请执行标的1600万余元。

不仅如此,长江汽车还一直深陷欠薪风波。

有自称为长江汽车员工的网友在长江汽车百度贴吧发帖表示,截至今年10月,长江汽车已欠薪长达11个月之久,外加合同约定的13薪,共计14个月,甚至部分员工2018年的出差报销还未拿到。对方还透露,公司会每周发布一则《居家等待通知》,但从未有过工资发放的相关信息。

今年上半年,多位长江汽车员工也在政府网站上留言称被拖欠数月工资。

手握造车“双资质”,至今却无量产车型

如今进入破产清算阶段的长江汽车也曾风光无限。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汽车前身为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濒临停产之际,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出资51亿元对其重组,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从事新能源商用车的生产制造。

随后,长江汽车又将目光瞄准了当时“蜂拥而入”的电动乘用车。2015年9月。其与另外两家企业合资成立杭州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简称“长江乘用车”);并于次年4月正式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同时杭州工厂正式投产,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

由于长江汽车拥有客车生产资质,以及控股股东(五龙电动车)拥有电动车制造背景,这为其顺利获得生产电动乘用车“双资质”铺平了道路。

2016年5月,长江乘用车成为继北汽新能源后,第二家获得发改委审批的企业,也是中国第一家非传统乘用车类通过新能源乘用车准入核准的企业;2017年底,在工信部公示的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乘用车登记在册,成为国内第五家获得“双资质”的新能源乘用车企业。

一时间,长江汽车吸引了众多关注,企业也在加速扩张,相继成立了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此外,长江汽车还在美国建立了海外生产基地,在北京、上海建立了研发中心,在天津、辽宁建立了汽车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官网信息显示,在商业模式上,长江汽车选择“商乘并举”,产品系列涵盖乘用车、客车、物流车、卡车等多平台车型。

然而,长江汽车的乘用车业务并不顺利。官网显示,目前长江汽车拥有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四款车型,但前三款均为商用车型,仅有定位小型纯电SUV的逸酷为乘用车型。逸酷于2016年4月发布,但时至今日,仍然未能实现上市交付。

而根据长江汽车此前于2016年时公布的计划,该公司基本上1-2年就会推出一款乘用车新车型,包括C级、D级车型。但自2016年发布逸酷后,直到2018年,长江汽车才携三款新产品亮相北京车展,中间空档期长达2年,且3款新产品均为停留在概念车阶段,并无现车和量产版车型。由此,外界对其一直停留在“PPT造车”的印象中。

与零跑汽车的代工合作或不受影响

为改善经营状况,处境艰难的长江汽车打出手中最后一张牌——“双资质”开启自救。2019年1月,长江汽车与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达成代工合作。

如今长江汽车进入破产清算阶段,零跑汽车的生产问题也备受关注。

“长江汽车和长江乘用车不是一个主体,我们的资质是跟长江乘用车合作的,所以不会有影响。”11月26日,零跑汽车官方对记者表示,零跑与长江乘用车的合作正常进行,且目前零跑的量产车型都是在长江乘用车下线的。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汽车持有长江乘用车33%股份,是长江乘用车三大股东之一。一位律师行业的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长江汽车被破产清算后,主要会对长江乘用车的股权结构、管理层等方面产生影响。”

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0月零跑汽车共销售新车1743辆,其旗下首款车型零跑S01在10月份仅销售62辆;今年1-10月,累计销量仅为6335辆。与造车新势力一线梯队的过万销量相比,差距也越来越大,这对于欲通过代工谋生的长江汽车而言,或也是杯水车薪。

对于长江汽车如今的结局,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红利期时,长江汽车迟迟未推出量产产品;且随着国内新能源市场的补贴政策、消费者购车需求以及同级车型的产品力发生变化,长江汽车也没有及时跟上主流趋势。

2020年,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加剧的大背景下,多家未实现量产交付的造车新势力以各种方式离场。但作为一家手握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造车新势力,长江汽车进入破产清算,在令人唏嘘的同时,更折射出造车不易。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冰 编辑 赵泽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