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抄底“跟谁学们”?且缓缓

发布时间:2020-11-27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抄底“跟谁学们”?且缓缓

股民们总有一个美好的期望:低买高卖,用最大的价差赚最多的钱,于是抄底成为当下十分流行的炒股风格。尤其从去年10月以来,蔚来汽车以低谷时的1.19美元涨至目前的53美元,让不少人看到新经济博弈过程中的巨大财富效应。

然而在日赚斗金的同时,也有人因抄在了“山腰”而损失惨重,尤以瑞幸咖啡著名。在财务造假全面爆发之后,瑞幸咖啡的市值暴跌9成。有人因履创新低的股价而抄底,最终却等来瑞幸以1.38美元的股价黯然离场,套牢了不少先前抄底的股民。

“抄底狂欢”充满着运气与赌徒色彩,股价暴跌不等于机会。本周,上半年暴涨的在线教育股开始纷纷“翻车”,抄底卷土重来。

周一晚间,中概教育股开始在美股市场上集体下挫,跟谁学的跌幅最大,一度跌超20%。截止当日收盘,网易有道跌超7%,跟谁学跌超6%,好未来跌约1%。

从最近一年的表现来看,一些教育股到达了周期内的低点,相比于最高时的股价有明显下挫。另一方面,场内交易的抄底趋势则更为明显。在跟谁学一度跌超20%时,不少人开始抄底,最终收盘时的跌幅小于10%,抄对底的人已经在当天净赚超10%。

自10月21日以来,跟谁学股价徘徊在60-70美元之间,较高位跌去近一半

随后几天,跟谁学股价起落不定,徘徊在60-65美元区间,维持震荡走势。但在想要抄底的股民眼中,跟谁学本轮下跌行情的“底部”基本形成。

底部何在?还能再等等。

股价暴跌之后,难掩亏损本质

在众多教育股当中,跟谁学曾一度被视为下一个“拼多多奇迹”。

2019年6月,跟谁学以9美元/股的价格登上纳斯达克,随后股价一路水涨船高,在2019年年末涨到21美元关口。在上半年疫情催生的在线教育红利中,跟谁学发展提速明显,维持了一贯以来的高增速。同时股价一路上扬,最高达到131美元,年涨幅几近10倍。

股价暴涨离不开基本面的好转,除跟谁学以外,在线教育股大多在近半年内大幅上涨,迎来市值巅峰。转折点发生在6月。随着各地线下教学的恢复,在线教育的虹吸效应有所减弱,第三季度开始进入大规模亏损。

6-8月,有道教育实现营收 8.96 亿元,同增158.96%,其中 K12 付费人次同比大幅增长 438%至 49.87 万。但由于暑期期间加大营销投入,有道教育单季度调整后亏损扩大至 8.66 亿元。

6-8月,跟谁学营收19.66亿元,同比增长252.9%。净亏损高达9.33亿元。在用户增长方面,虎博搜索查询显示,跟谁学Q3正价课付费人数达125.6万人,同比增长133.5%......

亏损不止覆盖到了在线教育机构,在第三季度获得生源回流的线下培训机构也在一同亏损。

相关财报显示,精锐教育在6-8月期间净收入10.11亿元,同比下降22.9%;净亏损为1.64亿元,而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8725万元。

卓越教育集团在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报告期内,共实现收益7.69亿人民币,同比减少11.3%;净利润为5298.5万元,同比下降29.6%。

朴新教育第三季度净收入为人民币8.332亿元,与2019年第三季度净收入人民币9.960亿元相比减少16.3%......

从中能够看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K12 培训机构几乎都在亏损,而亏损的主因无一例外地指向了高额的营销费用。

今年的第三季度被称为最昂贵的暑假季,同样也成就了历史上亏损最严重的暑假季。据不完全统计,暑假季期间教育行业投入的市场营销费用已远超百亿规模,其中好未来的销售费用为3.8亿美元,跟谁学的销售费用为20.56亿元,网易有道投入的品牌营销费用达11.48亿元,仅这三家的市场营销投入就已超50亿元。

线上机构的高额投入也在挤压着线下机构的生存空间,从而导致线下机构不得不提高营销费用投入应战。财报显示,线下机构在今年的营销支出显著增长,同时大量低价课的存在也拉低了整个行业的盈利水平,如卓越教育开始推出1元课等短期班产品。

亏损之外的小亮点

虽然整个教育行业以亏损为主,但在亏损之外,一些教育机构在过去三季度中的表现也有亮点可寻。

(1)红海之后的少儿英语

经过过去几年激烈的竞争,少儿英语行业终于看见了稳定盈利的好兆头。首先是51Talk持续盈利的好消息,在第三季度营销支出同比增长了31.3%的前提下,51Talk的净利润达到3160万元。

而在线下方面,瑞思学科英语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在6-8月期间,瑞思销售和营销支出同比下降8.8%,约为7590万元,净利润达到2800万元。

51Talk和瑞思学科英语的成功均归属于成本管控,前者主推的低价菲教课已占到总业绩的4成,而后者不断下降的营销费用支出,则将盈利空间进一步拉大,抵消了上半年线下门店暂停营业的不利影响。

(2)红海之后的K12一对一

2019年,K12一对一赛道逐渐稳定,竞争对手退场反而给其他仍在赛道上的玩家带来了好消息。

在亏损之余, 精锐个性化业务的净收入为7.92亿元,环比增长44.7%,占本季度总净收入的78.3%。与此同时,卓越教育表示在线一对一业务取得突破,收益为2019年同期的4倍。具体来看,7月份卓越教育的个性化辅导收益同比增长29%,广州外区域市场人次同比增长52.4%。而好未来旗下的个性化辅导品牌爱智康则在第三季度实现了6%的收入同比增长。

而线上方面,以在线一对一起家的掌门教育在10月获得超4.5亿美元融资,进一步强化了竞争优势。

(3)教育硬件萌生想象力

在教育服务之外,教育硬件产品最近获得不少关注,起因在于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宣布将all in教育硬件,甚至喊出类似于“所有教育硬件都值得重造一遍”的口号。

无论大力教育是真投入还是虚晃一枪,教育硬件的确已经站上风口,成为下一个教育机构角力的战场。

在淘宝、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上,我们发现已有数家机构推出了错题打印机,如作业帮推出了“喵喵机”、猿辅导推出了“MINI打印机”、有道推出了“口袋打印机。此外销量较高的错题打印机还有呱呱机、咕咕机、小米等品牌,在各大电商平台上的总销量已超百万台。

教育硬件产品的想象力正逐渐打开。有道教育的财报显示,在第三季度的教育硬件销售收入达到1.6亿,实现200%增长。目前,有道推出的教育硬件包括“即时翻译”、“错题整理”、“笔记归纳”三个方向,囊括了市场上主流的教育学习硬件增量领域。

得效率者得天下?

在经过历史性大亏后,教育行业不得不思考未来取得盈利的新方式,而跟谁学率先将给出了两个字的答案:效率。

“这个暑假我们的运营效率和运营效益仍然是行业最高的,全年来看应该也是最高的。”跟谁学CEO陈向东认为高ROI的渠道投放策略一直是公司制胜的关键所在。

第三季度财报表明,跟谁学已从去年主要靠微信社群红利的低价获客方式,完全转为高规模投放获客的重投入模式。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曾说,所谓效率,可以说是“把事情做对”(to do things right)的能力,而不是“做对的事情”(to get the right things done)的能力。

那么该如何把教育行业的盈利模型这件事做对?

如果说跟谁学的高ROI投放策略是在线教育最终走向长期盈利的正确方式,那么要如何实现高转化离不开销售体系的努力,从试听课到正价课的转化仍需要平台的长期服务。今年,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有道教育等机构在全国开启了万人招聘,同时在成都、西安、武汉等中西部省会城市大量开设分部,争抢当地人力资源。

效率的一面指向了人海战术,另一面则聚焦到了海量的投放账号。

在微信生态内,与跟谁学相关的公众号多达百余个,其中不乏多个公司主体开设的账号,但实际上不少账号认证的公司主体已属于超限经营。

跟谁学以服贸公司注册了大量公众号,但这些注册公司的经营范围均不包括提供教育服务和互联网类服务

“接下来几个季度我们仍然会抓住增长的窗口期,继续聚焦于营收增长。”在亏损之后,有道教育表示仍将继续加大投入,不设置盈利时间表。

这样的表态几乎代表了所有大班课赛道选手的心声,大班课的终局远未到来,投入的黑洞仍在吞噬着巨量的资金,投资人们在面对下一季度大亏的财报时,又会以怎么的姿态战队?我们拭目以待。(文/知顿)